欢迎访问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

会员注册 | 会员登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邮箱登录

雄鹰振翅凌空飞 不惧山高与水远 ——TCL和李东生的改革开放40年

   2018-10-11    

【字体:

 

福布斯9月底首次发布了全球“数字经济百强企业榜”,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副会长单位TCL以第79名的成绩挤入榜单,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共16家中国内地企业成为中国数字经济的中流砥柱。成立于1981年的TCL不仅是榜单上“年龄”最大的中国企业,也是唯一登榜的中国家电品牌。

 

2015年,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提出的“以实体经济挺起中国经济脊梁”的呼吁引起实业界的共鸣和全社会的关注,而TCL本身也在更为聚焦、力求创新、持续保持活力上更进一步。福布斯的这张“数字经济百强榜”榜单无疑是对立足实体经济的TCL最好的认可——面对万物互联的未来,只有具备现代化、数字化竞争能力的企业,才有可能拥有持续的生命力,与国际巨头齐头并进。

 

改革开放的春天里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TCL集团成立37周年,也是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进入TCL工作36周年。1978,作为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李东生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学习。随后的40年,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李东生和TCL的命运,成为这一大潮下一个坚韧、执着、自强、奋斗的缩影。“我感谢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创造的机会是我们这一代人能成功的基础。”回顾改革开放40周年,李东生由衷地表示。

 

结合改革开放进程,李东生将中国企业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改革开放到上世纪80年代末,即中国企业的起步和原始资本积累阶段。“那时候什么东西都短缺,市场有巨大机会,只要敢于尝试,可以说几乎做什么东西,只要把东西做好,都能赚钱。”李东生回忆说。在那个阶段,TCL(前身TTK公司)从磁带、程控电话机等业务中获得了资金积累,也从和香港等地区的贸易、沟通中开拓了眼界,发展的目标渐渐清晰。

 

第二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那时,中国经济总量上升,企业发展从只求赚钱的启蒙阶段进入到注重经营规划、经营战略、建立自有品牌的阶段,企业出现优胜劣汰。在这个阶段,TCL成功进军彩电行业并缔造了“王牌”彩电的传奇,后期进军手机领域也同样大放光芒。最主要的是,TCL在日渐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了管理、营销、渠道等经验,并完成了企业体制改革,这些都为TCL日后面对严酷的国际国内竞争奠定了坚实基础。

 

第三阶段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这一阶段,中国经济更快地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中国企业尝试建立自己在海外市场的品牌业务。正是在这个阶段,TCL并购了汤姆逊彩电业务和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这两个大型跨国并购让TCL在短期从中国企业变成全球化企业,同时,也开启了其充满坎坷的业务整合、文化协同和经营扭亏的过程。2004年到2007年间,TCL和李东生经历了几乎致命的发展低谷,在一场自上而下、由内到外的“鹰的重生”之后,TCL重新出发。

 

第四个阶段是2008年之后。“这个阶段,中国经济最快恢复,而且利用改革开放多年形成的竞争力,快速在全球许多产业领域赶上或接近全球领先水平,中国经济的体量不断超越西方领先国家,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中国企业面临着转型的巨大挑战和机遇。”李东生表示。在这个阶段,TCL向上游扩展增强核心竞争力,投建了多条面板产线并建立了平板显示领域的翘楚华星光电公司,加大了研发力量并形成了国家级工业研究中心和创新中心,全面拓展海外市场并已经做到海外业务占半壁江山……TCL在向全球一流企业迈进过程中,更多遇到来自新技术发展和新外部环境的考验,对手从同行变成了自己。

 

技术创新力的磨砺

 

备受瞩目的2018德国柏林消费电子展览会(IFA)8月底在德国举行,作为第八年征战IFA的中国家电品牌代表,TCL展位面积达1838平方米,推出了8K QLED TV、XESS浮窗全场景TV、一体变频风冷冰箱等新兴产品,成为最受海内外主流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10天后,Facebook与毕马威咨询联合发布“2018中国出海领先品牌50强排行榜”,TCL成功入选。

 

今天的TCL,其彩电业务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两个韩国品牌;近50%营业收入来自于海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全球化公司;在全球拥有近8000名技术研发人员、28个研发中心、10余家品牌联合实验室、22个制造加工基地,全球专利申请总量屡创新高……

 

“这些基础让我们有机会在未来的5年、10年朝着全球领先企业的目标去继续努力。下一代的竞争力,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技术创新能力,这是工业企业建立和保持竞争力的基础。另外,企业一定从全球视野构建战略管理能力,中国的大企业必须从全球产业的角度规划自己的发展未来。当然,与之相关的是团队,我们还要有全球化的团队。所有这些新的能力建设能支撑企业走到下一步。”李东生诚恳地向记者分析。

 

实际上,这些能力,TCL已经在过去的10年中得到了历练。

 

“华星光电在2009年立项的时候,我们手上并没有技术,也没有产业经验,这个技术买不来,因为全球做这个产业的公司屈指可数,这些公司不会对外输出技术。所以我们搭建了全球化团队,从我国台湾、韩国等地引入了一批有产业经验的人,又在国内招聘一批年轻的工程师,从零开始创立我们的业务。”李东生告诉记者。

 

经过9年的发展,华星光电在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中具备很强的竞争力。2017年美国专利授权榜显示,华星光电在美国获得专利708件,同比增长45%,排名第45位,连续三年位居中国大陆企业前三位。“我们不仅在生产效益上领先,还意味着我们未来在技术上能达到领先的水平。”李东生表示。

 

目前,TCL已经在显示领域搭建了极具竞争力的创新矩阵,包括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产业制造)、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研发公共平台)、华睿(AM-OLED显示材料)、TCL工研院光电研究所(量子点材料和工艺),并参股美国KATEEVA(印刷显示设备厂商)等产业链项目。在智能制造方面,华星工厂已经基本实现全自动化生产的“无人车间”。

 

面向未来的三大焦点

 

即便如此,面对极速发展的新技术新趋势,李东生仍然认为:“TCL在技术创新能力方面最具挑战。我们是以制造业为主要业务的公司,要有工匠精神,把产品做到极致才更有竞争力,同时我们还要拥抱新的技术,未来,我们所有的终端产品都能应用各种创新的智能技术。”

 

在李东生的主导下, 面对未来,TCL在人工智能和互联网应用、半导体显示和材料以及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三大方面做了积极布局。

 

“在产业领域,人工智能是我们重要的发展方向。未来,我相信各种终端产品都是高度智能化的。”李东生表示。9月3日,TCL集团欧洲研发中心在波兰正式揭牌成立,该研发中心将致力于基于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相关领域,包括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及大数据分析等。

 

为什么在波兰建立研发中心?“因为人工智能的基础就是数学计算、深度学习,东欧这方面人才非常多,我们在人工智能最底层的数学、计算方面能有所突破,能搭建起各种人工智能应用的数学模型。”李东生解释说。人工智能也是TCL美国研发中心、中国香港研发中心的主要方向。此外,TCL已与Google、Amazon、IBM、百度、腾讯等全球顶级企业开展人工智能在产品应用领域的深度合作。

 

TCL锁定的第二个产业板块是半导体显示和材料。这是一个资本和技术密集的领域,TCL目前已经在深圳围绕大屏幕显示、在武汉围绕中小尺寸柔性显示投建了共6条产线,投资额近2000亿元。其中,深圳已建两条8.5代生产线(t1和t2),新建11代线t6将于今年底点亮,TCL还在筹建t7工厂,主要生产超高清及OLED大尺寸显示产品等;武汉已建一条6代LTPS-LCD线(t3)和一条LTPS-AMOLED线(t4)。

 

“半导体显示的技术在不断发展和演进,我相信未来它会发生技术的迭代升级。在这个领域,我们的目标是要做到全球领先,我认为这是有机会的。”李东生表示。基于TCL的技术和产业化积累,去年,“国家印刷及柔性显示创新中心”这一国家级创新中心放在由TCL为主组建的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有限公司,集材料开发和生产工艺研发为一体。李东生的目标是,“希望把新一代印刷显示工艺开发成熟,能够在下一轮显示技术竞争中和国际领先水平同步”。

 

第三个产业领域是正在形成的大数据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9月18日,中国制造业创新联盟成立,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当选为首任理事长,在会议上李东生表示,全球产业竞争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中国制造正面临着国际贸易壁垒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双重考验,智能化正是中国制造破局突围、重构竞争优势的关键。

 

“未来,我们会有更多智能化技术导入到生产制造环节,它有两个贡献,第一是进一步提高工厂效率,第二是改造工厂生产的产品质量。对于生产工艺和环境要求越高的产业,智能制造发挥的作用就越大。”李东生表示。

 

可预见的未来十年

 

回顾37年发展壮大历程,除了改革开放的大环境,李东生认为TCL成功的重要原因在于不断地变革和创新,这已经成为TCL的企业基因。

 

“TCL非常重要的基因之一就是变革和创新。我记得1998年,我第一次系统提出企业创新的变革,那时候针对企业从一个小企业向正规化大企业过渡,要建立新的能力,要有企业的文化、品牌和战略,这些都要首先改变大家的观念,包括我自己。自己想明白后,在团队讨论中形成共识来推动企业的发展。那轮变革,保持了我们企业快速成长的势头,后面我们又做了三轮变革,最近正在进行第四轮。”李东生告诉记者。

 

TCL第四轮变革创新于2016年第四季度启动,目标是企业如何面对未来的竞争建立全球竞争能力。“2014至2016年,企业发展是停滞的,如何为企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这就是正在推进的第四轮的变革创新。”李东生说。

 

这轮变革,TCL首先是做减法。做减法的同时,TCL调整企业组织架构,即把业务分为三个板块,集中资源,以期未来让主要产业加快成长。“从去年初到现在这一年半时间,我们大概重组、剥离了30家企业,我们希望这个改变让核心产业的竞争力提高。”这轮变革的成果在2017年初步显现出来,TCL效益明显改善,而且,“这一改善是持续的”。根据TCL集团财报,2018年上半年,TCL集团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20.73亿元,同比增长1.45%;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9.93亿元,同比增长60.43%。

 

“面对全球的竞争,公司的战略更为清晰,简单讲就是集中我们的资源,聚焦在主要产业。每一个产业一定要努力做到全球行业领先,至少也要在国内行业领先。这样企业的竞争力、产生的效益才会好。”李东生告诉记者,“如果企业的业务铺得太开,竞争力很难真正有优势,这是我们观念的一个改变。还有就是只要方向对,就不要怕路途遥远。中国已成为制造大国,在很多产业领域奠定了全球竞争的优势,中国制造的下一步是要让中国的工业能力达到全球领先水平,但这个阶段依然会很艰难,打的都是硬战,啃的都是硬骨头。”

 

而面对未来,李东生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未来十年,我们要实现今年提出的目标,在我们的主导产业领域做到全球领先,成为更有竞争力的全球化企业。让TCL这个品牌在中国和全世界更多国家,得到消费者的青睐和尊重,这是我的目标。”

 

 

来源:中国电子报